当前位置:28dk中医通阳逐瘀法治前列腺增生
通阳逐瘀法治前列腺增生
2022-09-23

前列腺增生为老年男性的常见病,多发生在50岁以上。由于精阜以上的前列腺、尿道周围腺体的增生,逐渐将前列腺组织挤压而成假包膜,肥大的腺体与前列假包膜可压迫尿道,造成小便不利或潴留。临床以排尿困难、小便频数、尿流无力,甚或尿闭为主要症候,常可合并局部感染而使病情急重。本病属于中医学“癃闭”的范畴,或称为“精癃”。

辨治方药

中医学对本病发病机理的认识,主要着眼于老年肾气亏虚,三焦气化失司。临床辨证可分为肾阳虚衰、肾阴亏耗、肺热气壅、脾虚气陷、湿热蕴结、下焦血瘀等证型,分别予以济生肾气丸、知柏地黄丸、黄芩清肺饮、补中益气汤、八正散、抵当汤等方加减治疗。

笔者认为,从临床实际来看,本病多属下焦气化不利所致水瘀互结证,常以通阳化气、祛瘀利水的桂枝茯苓丸为主方,辨证加减治疗,往往能取得较好的疗效。

基本方药:桂枝、桃仁、丹皮、炒栀子各10克,茯苓、虎杖各15-30克,赤芍、滑石15克,甘草稍6克。每日1剂。方中主以桂枝、茯苓、滑石,通阳、化气、利水;辅以桃仁、赤芍、丹皮、虎杖,活血化瘀、通利下焦;栀子清热利小便;甘草调中和诸药,共为佐使。

临床辨证加减:小便淋涩疼痛或有尿道结石者,加金钱草、海金沙、鸡内金;夜尿频者,去栀子、滑石,选加熟地、枸杞子、覆盆子、菟丝子、桑螵蛸等2-3味;合并感染者,加蒲公英、败酱草;二便皆闭而通胀难忍者,加大黄(后下)、芒硝(冲服)。

验案

欧某,男,56岁。自诉近半月以来尿频、尿急加剧,曾于某中医外科医师处服温肾利水的方药10剂,未见显著效果,之前诊断为前列腺增生已5年。刻诊:尿频、尿急,尤以晚上为重,每晚要起来小便3-4次,小便量少,色黄,欠通畅,尿后余沥多,下腹连及会阴处隐胀不适,无尿痛,大便可,舌质暗红,苔少,脉细。诊为下焦气化不利,水瘀互结内阻,予桂枝茯苓丸加减治之:桂枝、桃仁、丹皮各10克,茯苓、赤芍各15克,虎杖、金钱草各30克,滑石18克,炒栀子12克,甘草6克。此方服7剂后复诊,患者症状明显改善,小便清畅,夜尿次数减少至每晚2次,但觉胃稍不舒,大便稍稀,舌红,苔白稍腻。把上方中虎杖减为15克,去栀子,加蒲公英30克、鸡内金10克。续服7剂后三诊,小便恢复正常,夜尿减为1次。前后共服用本方药21剂后停药,诸症痊愈,至今未发。

对于前列腺增生又伴有感染而出现小便困难,胀痛难忍者,可予桃核承气汤合桂枝茯苓丸加减治之,往往有捷效。

卢某,男,65岁。小腹连及会阴处胀痛不适,小便频涩不畅5天,伴有发热,时发寒战,直肠指检可触及前列腺增大如鸡蛋,边缘清楚,光滑无结节,查血常规:白细胞偏高,诊断为前列腺增生并发感染。经注射青霉素及口服西药治疗数天,发热虽退,而余症未减,竟至大便秘结4天未解,小便点滴不通已持续2日,痛苦不堪,日夜呻吟不已,转诊余处。查:小腹胀痛,手不可触,烦热而手指发凉,口渴而不多饮,舌质暗红,苔黄褐而厚,脉弦劲。辨属瘀热蓄结下焦,水道不通,腑气闭结。宜泻下瘀热,通阳利水,予桃核承气汤合桂枝茯苓丸加味:桂枝、桃仁、丹皮、川牛膝、炒栀子各9克,茯苓30克,生大黄12克,芒硝12克(分2次冲服),车前子、虎杖、赤芍各15克,滑石24克,甘草梢6克。仅服1剂后,当晚即大便通下,小便开始通利,服完两剂后,小便通畅自如。原方去硝、黄、牛膝、车前子,加蒲公英、败酱草,续服5剂而临床痊愈。随访2年,未见复发。

预防与调护

1.坚持有规律的饮食作息和适度的体育锻炼。

2.避免憋尿,晚间少饮水,注意保持大便畅通。

3.少饮酒或不饮酒,忌辛辣食物和浓茶等。

4.气候转冷时,特别是冬春、秋冬换季时,要注意保暖防风寒,以免感冒。

5.性生活要适度节制,并注意局部的清洁卫生;长期保留导尿的患者,要定期更换导尿管(一般每周更换一次),并冲洗膀胱,防止逆行感染。

6.如果病情较重,或反复发病,可选择西医手术治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