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28dk国学红楼梦中贾府的富贵是怎么来的?为何说是靠女子来获得的?
红楼梦中贾府的富贵是怎么来的?为何说是靠女子来获得的?
2022-06-26

贾府是赫赫扬扬的国公府,一门双国公,还是有些气派的。趣历史小编为大家带来相关内容,感兴趣的小伙伴快来看看吧。

按说这样的家族,该有国之肱骨重臣才对,但贾家很奇怪,整个宁荣两府,男子没有一个像样的官职,反而是女眷个个优秀。

贾家偌大的家业,没有男子支撑,是怎么维持百年望族的招牌不倒呢?史湘云和她的丫头翠缕的一段对话很有意思。

翠缕在大观园看到一棵石榴树,心直口快地说道:“他们(大观园)那边有棵石榴树,接连四五枝,真是楼子上起楼子,这也难为它长。”

“楼子”一词,汤显祖的剧目《桃花扇》中有一句:“眼看他起朱楼,眼看他宴宾客,眼看他楼塌了!”“楼子”,实际就是古代高门大户的住所,在此处象征富贵。

对于贾家起楼子的现象,史湘云解释说:“花草也是同人一样,气脉充足,长的就好……啥意思呢,就是说贾家的家运和花草紧密相连,花草气脉足,贾家家运就好。

金陵十二钗正册、副册的女子,都有花名,林黛玉是竹子、薛宝钗是富贵牡丹,探春是带刺玫瑰……《红楼梦》中的花草,都指的是在贾家生活的女子们。

史湘云说“花草的气脉同人紧密相连”,潜台词是贾家的楼子和家族女子运势的兴衰紧密相连,贾家支撑家运,靠的是女子。

古代女子讲究大门不出二门不迈,大家闺秀更是该“养在深闺人未识”,不易抛头露面,怎么贾家的富贵却靠女子来获得呢?这在古代简直匪夷所思,细思极恐。

林黛玉是贾家的楼子花:卖女求富贵。

翠缕和湘云看到大观园池塘里的荷花,翠缕问:“这荷花怎么还不开?”史湘云说,“时候没到”。翠缕接下来的话,简直让人触目惊心:“这也和咱们家池子里的一样,也是楼子花吗?”

贾家的植物不仅能起楼子,且家里的花都是楼子花——起楼子的花——换富贵的花。

曹翁借着史湘云的口,说出了贾史王薛四大家族富贵的秘密——卖女求荣。

现代很多老人骂人,最恶毒的一句话:“你家卖闺女的?”

所以翻开风月宝鉴镜背面,贾家根本不是什么贵族之家、礼仪之邦,而是卖女求荣的荒唐人家,凡是进入他家的女孩,不是什么大家闺秀,只是让人不齿的有价码的商女。

史湘云说,贾家的荷花也是楼子花,荷花是谁?香菱的判词是“菱花开时雪斯斯”,菱花当然就是荷花,而香菱是黛玉的一个化身,自然林黛玉也是荷花了。

也就是说,林黛玉这朵荷花还小,没到开放的时候,一旦时机成熟,黛玉的下场,也是一朵楼子花——她根本不能按照自己的心意嫁给宝玉,而是要待价而沽,成为贾家某富贵的一个商品。

这就难怪贾雨村的诗里写道:“玉在椟中求善价,钗于奁内待时飞”,“玉”当然指的是黛玉,黛玉在贾家犹如待价而沽的商品,价高者得。所以黛玉不是泪尽而亡,而是被逼死的。

石榴树起楼子:秦可卿刚死,元春就封妃,原来是奴婢扶正。

起楼子是富贵的象征,难能可贵的是贾家是楼子上又起楼子。那么贾家的第一层楼子是谁起的呢——秦可卿。

秦可卿死后,贾珍哭得如丧考妣说道:“谁不知我这媳妇比儿子还强十倍?如今伸腿去了,可见这长房内灭绝无人了。”

秦可卿就是贾家的第一层楼子,第二楼子是谁呢?你看贾家这起第二层楼子的是什么树——石榴树。

《红楼梦》中花草都被赋予了人的秉性。金陵十二钗中,石榴花就是元春,她的判词中写道:“二十年来辨是非,榴花开处照宫闱。”

也就是说,贾家之所以能楼子上起楼子,都是因为元春“照宫闱”。

秦可卿死前,发生一个诡异的事情,秦可卿在梦中预测到,贾家马上有一件烈火烹油、鲜花着锦的大喜事……

谁知秦可卿葬礼刚办完,贾家果真传来好消息——在宫里当女史的元春,被皇帝封为凤藻宫尚书,加封贤德妃。

千红一哭:榴花开处照宫闱,是不祥之兆。

元春被封妃后,原文说:“宁、荣两府二处,上下里外莫不欣然踊跃,个个面上皆有得意之状,言笑鼎沸不绝。”

元春判词“榴花开处照宫闱”,红艳艳又生机勃勃,该是好兆头吧?并不是。你看史湘云怎么解释贾家石榴树“楼子上起楼子”的奇怪现象的。

天地间都赋阴阳二气所生,或正或邪,或奇或怪,千变万化,都是阴阳顺逆。多少一生出来,人罕见的,就奇,究竟理还是一样……‘阴’‘阳’两个字,还只是一字,阳尽了就成阴,阴尽了就成阳。”

啥意思呢?这段话事关阴阳文化,通俗地解释就是,贾家家运本已到了“楼塌了”的末世时期,即阳尽阴生,如果顺其自然让它败下去,未尝不是好事。如果违背阴阳顺逆之道,强求楼上起楼子,只会加快、加剧阴暗败坏之气滋生的速度和强度。

事物的发展规律,一般都是生发、成长、兴盛、衰败。但贾家的植物却很奇怪,本来起了一层楼子后,就该盛极而衰,他家的不但不衰败,反而硬是楼子上又起了楼子,什么意思?

元春本来是宫中的女史,为何突然封妃了呢?你看元春被封的官职:“封为凤藻宫尚书,加封贤德妃。”

凤藻宫尚书,是内宫里一个官职,犹如袭人从小丫头子晋升为宝玉第一大丫头一样,无论职位高低,都是奴才。

元春封妃,妃位在后,官位在前,可见元春封妃并非顺应阴阳顺逆之道,自然封妃的,而是人为的,靠着特殊的渠道晋升的,从一些细节上看,元春封妃并不正常,所以她省亲大观园时,一哭再哭,里面的隐情,不足为外人道。

所以说元春封妃有违阴阳之道,是不祥之兆!

所以你看秦可卿死前给王熙凤托梦, 告诫王熙凤“若目今以为荣华不绝,不思日后,终非长策……眼见不日又有一件非常喜事,真是烈火烹油,鲜花着锦之盛,要知道不过是瞬息的繁华,一时的欢乐,万不可忘了那‘盛宴不散’的俗语。”

秦可卿嘱咐王熙凤,要趁着家里还有些银钱的时候,扩建坟地所在的农庄,改善家塾供给,“便有了罪,凡物可入官,这祭祀产业,连官也不入的。便败落下来,子孙回家读书务农,也有个退步”。

秦可卿的告诫,实际正如史湘云所言,要遵循阴阳顺逆之道,到“楼塌了”时,就要顺其自然,谋好后事,不要被欲望冲昏了头,强为不可为之事,最后落得大观园里千红一哭,万艳同悲,贾家荣宁两府大厦倾倒的下场,“白茫茫大地真干净”的下场,不是天灾,而是贾家的人祸。